秦皇岛晚报记者 张立国 栗晓晗 摄影报道

  如果说,把自己的爱好作为职业的人都是幸福的,那么,84岁的韩大爷无疑是沉浸在幸福中的一个。

  当过报社的通讯员、搞过宣传、在工厂里负责为大家拍合影,还做过摄影记者——韩希哲,真真与照相机打了一辈子的交道。

  84岁,满头华发,这个年纪的人按说早该停下忙碌的脚步,享享清福了。可韩大爷还是放不下手里的相机,平时出门总带着,看到什么都会兴致勃勃地抓拍两张。平时在家,老伴儿姚维清成了他的专职模特,边给老伴儿拍照边逗她开心,是韩大爷退休后最开心的事。

  几年前,从东北老家搬到秦皇岛海港区,韩大爷特地跑到东方明珠城第一社区居委会,“以后你们有什么活动,就喊着我啊,我去免费给你们拍照片。”从那以后,居委会举办什么活动都会喊上韩大爷,一来哄老爷子高兴,二来老爷子的照片拍得真是没得说。

  熟悉韩大爷的人,会觉得他像极了金庸武侠小说里的老顽童周伯通,同样的不拘小节,同样的爱玩爱闹,同样的“痴”,只不过相比老顽童的“武痴”,韩大爷痴迷的是镜头中的世界。用镜头发现身边的美、然后定格,这就是韩大爷为之钻研一生的“功夫”。

  有时,有年轻的摄影记者到社区采访,韩大爷还会和他们聊上几句,怎样构图、相机的角度……寥寥几句,不少年轻的摄影记者都觉得受益匪浅。

  年前,有次社区办活动时正赶上下大雪,居委会工作人员怕雪天路滑就没喊韩大爷。为此,韩大爷还小孩子似的和居委会的副主任安阳怄了好几天气。

  为了补偿韩大爷的“精神损失”,前几天,东方明珠城第一社区居委会特意为韩大爷办了一场“个人摄影展”。

  这张小孩抱着足球睡觉的照片是我在幼儿园拍的;拍那张火箭炮发射的照片时,我就趴在前方的草丛里……那天,当韩大爷站在一张张自己拍摄的老照片前,为小虎子们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时,他很满足;看到自己的身影出现在摄影记者的照片上时,韩大爷很欣慰。

  人不再年轻,照片也老了,甚至有些褪去了它们本来的颜色,可在韩大爷眼中,这些他亲手拍摄的老照片依然是那样的美。这些美,因他而存在,因他得以被发现、记录、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