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开始,文化路东侧的跨铁路老天桥开始拆除。这座承载了秦皇岛60年历史与记忆的老天桥,走完了它生命的全部旅程,彻底走进人们的记忆中。
  意外复盛,竟成最后的告别
  6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了文化路东侧的铁路天桥。在道南这一侧,原来的入口处被挡上了蓝色的铁皮围挡。透过围挡的缝隙,记者看到天桥南侧这一部分已经没有了,道南的坡道也变成了一堆残垣,天桥被拆除得只剩下北边的一半。在道北这一侧,入口处也被挡上了铁皮围挡。这一侧的坡道仍然完好,从空隙处能看到只剩下一半的老天桥。
  在入口处,记者看到了市发改委张贴的通知,“因铁路建设施工原因,自2017年6月28日6时拆除文化路东侧跨铁路天桥……”
  记者从市发改委交通科了解到,拆除铁路桥是建设山海旅游铁路的需要,而且天桥由于老化年久失修,比较危险,根据工期安排,先行拆除了南边的一半。因为北侧的铁路线仍然在运行,剩下的一半天桥也将择期拆除。
  记者了解到,今年5月,秦皇岛山海旅游铁路项目正式启动。2日起,文化路地道桥封闭施工,建设铁路框构桥。
  文化路这一断交,老天桥成为道南的人们抄近道的首选。虽然护栏已经锈迹斑斑,很多地方都已经损坏,木质扶手都已经腐朽丢失,水泥板桥面也都坑洼不平,很多连接处的水泥都脱落了,成镂空状,这座似乎已经被很多秦皇岛人遗忘的老天桥一下子热闹起来,这里仿佛又重现了往昔的景象。
  虽然已经很老很老,这再次繁忙的人流,让这座老天桥从人们的记忆中再次鲜亮起来。老人们从这里经过,寻找当年的记忆;年轻人从这里赶路,认识秦皇岛的一段历史。
  可是,这样的历史重现却只持续了50天。6月20日,文化路框构桥主路开通,繁忙的人流再次穿行文化路地道桥,老天桥再次恢复了沉寂。
  很多人都没有想到,这短暂的复盛,却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成为老天桥最后的告别。
  8天后,在为人们提供通行的便捷,绽放出自己生命中最后的能量,老天桥被拆除,为一条连接了山与海的旅游观光铁路让行。
  六十年印记,连接道南与道北
  在天桥南侧的秦港离退休活动中心,说起这座天桥的历史,从秦港退休的已经70岁的张义元老人和其他老朋友们是娓娓道来。
  “我记得老天桥是1957年左右建的,桥下面是铁路道口,大家都叫高道口。”张义元告诉记者,那时这里可是主路啊,天桥连接道南和道北。那时的火车特别多,高道口两边是大铁门,来火车了,铁门一关,大家就等着火车过。有不着急的等着,着急的就从天桥上面过。
  那时的张义元才十多岁,他说,天桥建好后,也成为很多小孩的游戏场。那时的火车都是蒸汽机车,大家都喜欢到天桥上面等着,火车冒着白汽从桥下过,在桥上就像腾云驾雾一样。天桥道南是一条用砖铺的路,大家就叫缸砖路,桥下都是做小买卖的卖日用品。站在天桥上,道北是朝阳大街,长城马路,有鱼市等市场,还有百货大楼。道北地势较低,一下雨就积水,所以有个名字叫“雨来散”。
  今年78岁的郑荣金还记得自己年轻时扛着干活的大铁锹从天桥上过的情形。天桥连接道南道北,两边都是做买卖的,非常热闹。道南的人要逛街,都得从这儿过。
  70年代初,文化路立交桥建成,老天桥就逐渐变得冷清了。可一直以来,在福寿里长大的唐宝石老人,由于就住在天桥的脚下,却依然是老天桥的常客。福寿里以前都是小平房,天桥建得挺高,在家里抬头都能看见。那时离得近,唐宝石是伴着火车的声音长大的。后来,福寿里盖成了楼房,天桥也还在,从这里去道北,依然是近道。
  唐宝石说,现在大家都叫它老天桥,其实它并不是最老的。在它东边不远的地方,原来有一座比它更老的天桥,估计都得是100多年前建的吧。后来在高道口建了新天桥之后,最老的那座天桥不久就被拆掉了。时间久了,老天桥渐渐淡出了老人们的记忆,年轻人更对它没有印象,新天桥就变成了老天桥。
  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老天桥的道南、道北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长城马路、朝阳大街、百货大楼、雨来散……这些老秦皇岛人无比熟悉的名字如今都只能在记忆里去寻找,可老天桥依然在。
  这座天桥,已经变成老秦皇岛的地标性建筑,是老秦皇岛人寻找历史和记忆的地方。
  念念不舍,留下珍贵的回忆
  “昨天看到微信里传,说老天桥要拆了,没想到是真的,可惜了。”29日上午,在天桥道北,今年61岁的市民王先生特地拿着相机赶到这里,为老天桥照相留念。
  王先生说,自己小时候总过来这儿玩,最喜欢在天桥上面等火车冒着白汽通过。这座天桥算是秦皇岛非常老的建筑,这样的老建筑已经非常非常少了,现在拆掉,真是太可惜。
  不仅是王先生,一拨一拨的市民带着相机来到这里,就为留下最后的影像。虽然天桥只剩下了一半,可大家还是很庆幸来得不算晚,能留下一些珍贵的照片。  
  在惋惜声中,一张张照片被留下。天桥将不在了,历史和记忆依然在。(记者 唐晓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