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尔近照。 周聪聪摄丹尼尔近照。 周聪聪摄
丹尼尔与技术人员一起讨论沼气工程的进展情况。 照片由丹尼尔提供丹尼尔与技术人员一起讨论沼气工程的进展情况。 照片由丹尼尔提供

  □记者 周聪聪

  [阅读提示]

  10月21日,瑞士沼气工程专家丹尼尔·鲁赫从河北省省长张庆伟手中接过一枚闪亮的奖章,成为2016年“燕赵友谊奖”20位获奖的外国专家之一。

  近年来,我省加大引智力度,通过引进更多的高端专家,引进更多的先进项目,促进河北经济发展。像丹尼尔这样的外国专家,目前省内共有6000多名。

  自2010年起,丹尼尔每年有近一半的时间都奔忙于中国的沼气工程项目,他带来的一种工业化沼气工程技术,产气效率比传统方法高20%左右,使沼气这种在很多人眼里还是普通农民“自产自销”的、不起眼的“小能源”,能够主要用于发电和提纯生物天然气。

  近年来,丹尼尔技术入股河北京安瑞能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如今,作为我省本土企业的“外国合伙人”,他正携手我省企业,致力于将沼气工程先进技术推广至全国。

  是什么吸引了先后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从事沼气工作的他来到河北?在最基层的河北乡村,这位几乎总是离不开田野、秸秆、禽畜粪便的“最接地气”的“外国合伙人”,又是怎样工作和生活的?

  “我在这里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

  11月12日,6天紧张的竞标筹备工作告一段落,丹尼尔匆匆踏上了回瑞士的航班。这是今年第几次在中国与瑞士之间的穿梭,丹尼尔一时也说不清了。“总之很快就会回来。”

  虽然,这项河北某家土豆淀粉厂总投资3900万元的沼气工程项目究竟花落谁家,要到月底才见分晓,但丹尼尔显得胜券在握。

  底气何来?

  答案绕不开丹尼尔的“独门秘技”——秸秆水解酸化核心技术。

  “土豆加工完淀粉剩下的料渣,可以发酵成沼气,主要用于发电和提纯生物天然气。”结合这个最新的竞标项目,丹尼尔向记者解释说,他的秸秆水解酸化技术,能令产气效率比传统方法高20%左右,甲烷含量高10%左右。

  长期从事秸秆水解酸化技术的研发,让丹尼尔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各种畜禽粪便、生活垃圾、餐厨垃圾、秸秆、酒糟醋糟、病死动物等,都能通过这项技术非常高效地转化为清洁能源。

  “沼气本身可能并不新鲜,多年来很多地方都在搞。但我们的这项秸秆水解酸化技术,在秸秆原料产沼气领域堪称世界领先。”

  丹尼尔的“中国合伙人”——河北京安生物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魏永表示,这项技术打破了沼气工程在原料方面所受的制约,使我国的沼气项目得以从原来主要以畜禽养殖场粪便为原料的小规模生产为主,转向以各种秸秆为主的大规模沼气工程。

  作为瑞士第一沼气国际有限公司CEO,在20多年的从业经历中,丹尼尔先后在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从事过200多座沼气工程的设计、建设和咨询。近几年,在巴西、印度等新兴经济体国家都开展过业务的他,最终选择把个人事业的落点聚焦在中国。

  2013年初的一天,丹尼尔来到了中国河北省任丘县正洛村。

  虽然当时并非收获季节,但一垛垛秸秆仍被堆弃田边,地上还残存着秸秆焚烧的痕迹,看到这些,丹尼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可惜了!”

  “要知道,因为秸秆短缺,在世界上沼气应用最广的德国,甚至要用带粒的玉米棒子生产沼气。”丹尼尔不解为什么在中国农村,这么多秸秆会白白浪费掉,“为了使用清洁能源,许多欧洲发达国家都在付出高昂的经济代价。而中国有这么多的秸秆资源,却没有充分利用。”

  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丹尼尔惊喜地看到了在中国开发沼气资源的巨大潜力。

  “欧洲各国近年来都在发展沼气,德国自2004年起,每年投入几十亿欧元发展生物质能源,目前已成为世界生物质能源的领头羊,其可再生能源共占能源消耗总 量的20%,其中沼气能源占5%。”丹尼尔认为,随着中国政府对环境重视程度的提高,中国的清洁能源将会获得巨大的发展空间。

  “最初我到正洛村考察的时候,村里就有已经建好的沼气站,但受技术限制,一直没有真正投入使用。”虽然当年来到中国、来到河北接下的这“首单”沼气业务,只是对一个村级沼气站进行改造,但丹尼尔却看到了当地使用沼气的意愿。

  “之前有沼气站,说明大家想用沼气,只是苦于没有好的技术。我所要做的,就是经过改造,将沼气变成人们愿意用、又好用的新能源。”

  一个月后,首战告捷。

  如今,两个高约15米的绿色厌氧发酵罐已经成为正洛村的“地标性工程”。

  凭借这两个发酵罐,正洛村的废弃秸秆能日产500立方米沼气,满足了全村村民取暖做饭所需。

  由此,正洛村也成为丹尼尔在我省乃至全国开展沼气项目的起点。几年间,丹尼尔已经参与了十余座大型沼气工程的设计和建设,其中不乏与河南天冠集团、山东胜利油田长安集团、京安生物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在全国有影响力的企业的合作项目。

  “选择中国、选择河北,除了看重资源潜力、政策环境,也因为在这里,我能感受到基层企业和人们对沼气工程最切实的需求和认可。”丹尼尔这样说。“河北是我的福地,接下来,我要把更多更好的技术带到中国来,而且要介绍更多的人来河北。”

  如今,在我省任丘、安平、曲阳、临漳,都有丹尼尔的沼气项目。“在河北的工作开展得这么顺利,最重要的,是我在这里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

  两年前,丹尼尔为京安生物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设计的、以猪粪为原料的沼气项目投入使用,不仅解决了废弃物处理问题,沼气发电和提纯生物天然气、沼渣沼液 制生物有机肥等也使企业走上了循环农业发展之路。一个项目合作下来,丹尼尔自己也决定以技术入股的形式,与河北京安生物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作,成立河 北京安瑞能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开展沼气工程项目的咨询、设计、施工、调试、运营等业务,成为河北本土企业的一个“外国合伙人”。

  魏永表示,京安生物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丹尼尔合资成立河北京安瑞能环境科技有限公司,原本是出于延长产业链的考虑。如今,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丹尼尔 的沼气工程正向更大的规模、更深的领域拓展——明年底,他们将集合安平全县的秸秆和公司周边养猪场粪便进行集中处理,生产沼气并提纯为生物天然气,供应安 平县城东区2万户居民用于炊事取暖和出租汽车CNG加气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