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罗浩正在检修制动室配电柜图为罗浩正在检修制动室配电柜

  “小周,到现场看一下台车冲洗机,3号小车的钢丝绳打卷了,赶紧处理一下!”“小李,下料时要准确,三根横梁,六根立柱,七八根斜筋。注意安全,不要携带手机进现场!”......言谈之间,我们根本看不出是一名20多岁的小伙子发出的指令。

  从一名机械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到设备车间一名普通的电机钳工,再到如今管理二十来人的班组长,4年时间一线岗位的历练,让罗浩变得精干、成熟。当初在技术科见习时,整理设备履历台账,经常出现资料张冠李戴的现象,而现在他对修车库内300余台关键设备的分布状态、工作原理、常见故障都做到了了然于胸。

  “初到设备车间就被分到维修三组这个‘龙头’班组,没有两把刷子这个班组很难呆下去。”罗浩向我们讲述着。

  画面定格在四年前,修车车间制动室的微控120制动阀试验台旁,初出茅庐的青年电工罗浩,跟着设备车间两位师傅下现场检修,师傅打开配电柜,一团团电线、一个个小模块、一组组交叉的管路,罗浩内心瞬间崩溃了,这配件一个都不认识,故障原因在哪?怎么查?修不好怎么办?……一连串的问题在罗浩脑海里盘旋。

  他并没有被这困难吓倒。他找师傅聊、跟车间技术骨干聊,讲出自己心中的“苦闷”。学习机械出身的他先从理论入手,先后购买了《维修电工》、《电工学》等电气基本用书,利用业余时间充电,同时借阅现场设备档案,将自己学习到的理论知识与现场设备故障处理结合起来,一一进行分析学习。“当时大概有一年多的时间吧,基本上把现场关键设备图纸、说明书都研究了一遍,少说有三四百卷吧。那一年,设备档案我是借阅最多的。”这个刻苦钻技术“不服输”的年轻人目光坚定地说。

  当然,光靠理论武装是远远不够的,现场处理经验必不可少。“主动请缨处理疑难故障,包保关键设备”是他设备维修能力突飞猛进两大法宝。有一次厂修库整车抛丸机砂料螺旋输送器发生故障,需要钻到地下输送器内进行维修,脏不用说,而且处理时蹲也蹲不下,站也站不直,多数职工找各种理由向后躲,罗浩主动请求工长安排他去。他暗自想“终于可以检验我学习效果了”。到了现场他就对师傅说:“您别上手,看着我干,我干完,您再给看看处理得怎么样。”三个小时后,设备运转了,灰头土脸的罗浩乐了。

  “有时为了把一台设备的机械、电气原理弄懂、弄通,他主动向我要求包保该设备,只要这设备发生故障,他就要求作为主力进行检修。我经常被他的‘傻气’感动。”时任工长的杨康强说着,很真诚。

  学而不思则罔,有时候仅靠“拿来主义”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的。部分设备故障处理起来效率低、不安全、易返工。他与班组职工一起更换桥式起重机升降电动机,150多斤的电动机需要三人同时扛抬半个小时以上,才能完成内置连接花键的装配。一次作业下来,职工累得手失去了知觉,腰也直不起来。罗浩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他考虑如何让人力从中解脱出来,通过上网查阅、实际试验,制作出两根加长双头螺杆来承受电动机配重,只需人工推动电动机对准联接花键,快、准、稳,获得职工们一致好评。

  微控钩体探伤机喷液系统改造、制动缸水压试验台传感器改造等,在从事设备维修的四年里,他先后上报了合理化建议和技术改进成果二十余项,虽然都是小建议,却都起到了大作用,节约材料的同时,确保了生产安全有序。

  如果说设备维修岗位的历练,让他变得精干,那车间“公开选拔”将他推上班组长岗位的历练,让他变得成熟。

  军令状好立,带兵打仗却不是说说而已。管理班组跟学习技术完全是两码事,二十来人的班组,平均年龄40多岁,最大的老杨52岁,一名90后班组长怎样服众?罗浩的“杀手锏”就是会上拿制度说话,会后做好思想工作。而说到制度,就不得不提到罗浩跟车间干部学习借鉴出租车排队拉活的模式,创造的二次分配奖励办法。对19名维修工进行编号,遇有设备临修时,采用1到19排队分配的办法进行现场作业。如:一次临修设备需三人,1号职工可以自选两人(如5号、6号)去作业,一次作业记3分,作业完毕1号负责给三人分配作业分。下次作业2号指定所需人员,以此类推,19个人作业一遍后,再从1号开始。月底统计各职工得分进行二次奖金分配,真正体现了多劳多得、能者多得。“检修设备,是个良心活儿,修完用一天坏和用半年再坏是完全不一样的。”每次师傅们作业完,罗浩都会去现场看看活儿具体干到什么程度了。“干的好与不好一定要区分出来,如果都一样对待,恶性循环,活越堆越多,我这工作就没法干了。”担任班组长仅仅半年的他,对班组管理颇有心得。

  问起班组长初上任压力大不大时,他轻声笑了笑说:“没有,大家推选了,就尽全力做好,没想那么多。”肯钻研,能吃苦,敢承担,勇创新,一切从点滴入手,没有太多的语言描述自己工作的不易,他只是身体力行着一个90后年轻人自己的坚持与责任。(北京铁路局石家庄办事处 通讯员 冯世新 吕会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