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值乘间隙的父女情深。摄影:付宝国1.17值乘间隙的父女情深。摄影:付宝国

  “呜呜……”,伴着一声悠远的汽笛,1月13日凌晨0点52分,满载着1490名乘客的3603次首趟加开旅客列车缓缓驶出北京站,一路向西南,穿陕入渝,驶往重庆北,由此也正式拉开了北京铁路局2017年的春运大幕。

  在这次担当值乘任务的52人“护送团”里,王楠和王文忠是一对父女。女儿王楠负责播音,父亲王文忠是这次值乘的领队,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一同值乘任务。2016年春运,也是重庆北,同样是3603次旅客列车,这对“父女兵”把他们的热情、他们的笑声,洒满了车厢,与3603次列车建立起深厚的感情。

1.17列车终到父女与旅客惜别合影留念。摄影:付宝国1.17列车终到父女与旅客惜别合影留念。摄影:付宝国

  “再往左一点,哎,好”,王楠指挥着爸爸,父女俩一大早就提前赶到整备地点,开始忙乎,一起为车厢张贴福字、拉彩花布置装点车厢,为的就是让每名旅客都能平平安安、高高兴兴回家过一个祥和的春节,让打拼一年的旅客乘车感到节日的气氛。

  “咱们这次出来,虽然是工务人放下工具服务旅客,也许做到尽善尽美,最起码热情和咱的精气神不能打折,站车门一定要站直,别像‘弯豆角’似的,迎接旅客一定要自然点,别‘皮笑肉不笑’的”,出乘前和交接班上作为值乘干部的父亲一遍又一遍地提醒着这些平日里憨厚的职工。    

  “各位旅客,由北京站始发的3603次旅客列车马上就要发车了,请各位旅客检查一下行李物品,核对一下自己的车票,送亲友的同志,请您下车!”像这样的播音,王楠再也熟悉不过,往返一个旅程下来,每一个停靠站负责女儿播报,爸爸负责从前到后巡视每一节车厢,检查车门、站位、安全带、锅炉。“大约播了30多次吧,白天还好些,凌晨、半夜的居多”,除了吃饭时间,播音室就是女儿王楠的阵地,一桌、一椅、一个话筒,连接着旅客火车与家的距离。

  “老爸,啥时候开饭呀,我饿了”,肚子咕咕叫的时候王楠也会和巡视车厢的老爸撒撒娇。车上的就餐要根据交接班时间来定,早晨七点半、下午三点、晚上十点是就餐时间,本就瘦弱的女儿对这样的调整一时半会还适应不过来,到平时的饭点就饿。

  “来,吃块‘墩儿’”,父亲一边往女儿的碗里不住的夹菜,一边叮嘱“多吃点,一会饿了又没饭”。“墩儿”也就是炖肉块,在列车上炖肉、米饭、辣椒是早餐的主打菜,用大家的话说“靠时侯儿”,辣椒用火干“煲”,放上芹菜丁、香菜丁、葱沫,对上老抽是一道可口的下饭菜。列车上两顿饭时间要间隔七八个小时,所以平时一碗的饭量就变成了两碗。

  “各位旅客请注意,各位旅客请注意,6号车厢一名六岁的小孩不舒服,急需一位医疗人员给予帮助诊治”,在沉静的车厢里,喇叭急切的声音响起。13日下午15点,刚过洛阳站,一名六岁小孩突发疾病,听到这个消息,王楠放下吃到一半的饭碗跑到播音室播报寻找医务人员,爸爸一面跑向车厢安抚旅客,一面叮嘱车长做好要求前方车站停车送医的准备。“幸好经过一个护士的诊断,就是肚子疼”,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深深松了一口气,“毕竟处理这样的突发事情,我们并没有正式的乘务员有经验”。

  列车单程运行30个小时,返程需要35个小时,大家几乎都没有睡一个囫囵觉。尤其是作为领队的王文忠,平时是队长,也就是车间主任,这次带来了17个兵,这17个人又被编到两个班次里,用他的话说“每一个人必须都要上心”,所以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厢里,实在困的不行就在餐车座椅上打个盹。

  “爸,我给你削个苹果吧”,女孩子爱吃零食,车上干燥、不接地气容易上火,水果是必不可少的,吃饭的时候,女儿会温驯的给爸爸削个苹果,递到爸爸嘴边,乐得当爸爸的也是眉开眼笑。“都说女儿是爸爸的贴心小棉袄,生个姑娘就是好”,大家也被这样的气氛感染着,说笑着,累并开心的行进着。用大家的话说“王楠呀,就是车上的小精灵,播音的小百灵,乘务的小机灵”,有了王楠这样一个女孩子,叔叔、大爷、哥哥、弟弟的叫着,车上的气氛活跃不少。

  一路征程,从白雪茫茫到满坡幽绿,一声声汽笛演奏着乡音。14日下午18点列车正点到达重庆北站,18点30分来不及看一下重庆的眉眼就匆匆踏上归程。

  “唯一遗憾的就是停靠站时间太短”,没与重庆北留下一张合影是王楠此行的一个小遗憾,“明年我和我爸还会再来!”(通讯员 付宝国 李溢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