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朗格展示了德国历史上制作过的最复杂的腕表。GRAND COMPLICATION仅计划推出六枚,首件作品现已交付。这件微型机械杰作汇集无数工序,单是机芯组装便需花上一年时间,部分工序在制作过程中以照片记录下来。

 

GRAND COMPLICATION及GRAND COMPLICATION

 

 

GRAND COMPLICATION及跳秒装置的特写跳秒装置的特写

 

  Grand Complication是向悠久的萨克森精密制表传统致敬之作,也标志着朗格新时代的开端。朗格产品研发总监Anthony de Haas表示,在制作这项复杂装置及其迷人的鸣响系统时,“作品设计师展现出无穷创意,更带来不少精辟见解。”

  Grand Complication配备大小自鸣的鸣响装置、三问报时装置、具备积分盘及跳秒装置的双追针计时功能,以及设有月相显示的万年历。唯有最具才华和经验丰富的制表师,方能掌握所需技巧,组装并调校876项机芯零件。即使由他们主理,也需要一整年才可完成这项挑战,非常讲求专业知识、集中力、灵巧手艺,而最重要的莫过于耐性。

  这是因为组装过程涉及多项详尽测试,尤其要确保鸣响装置正常运作。为此,制表师会在连续数周内,记录每天24小时的报时声响。接下来是分析记录,以确定装置在每刻钟皆正常鸣响,否则便须完全拆解装置,重新进行调校、组装和测试。“自由摆动而非随意摇晃”——这是制作装置时给予制表师的要求描述,尽管在物理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仍能透露出鸣响装置的活动组件间理想互动情况。

  如此钟表杰作的制作涉及数以千计的工序,以下为至为关键的数项工序:

  修整音簧

 

  音簧质量决定鸣响装置的响亮程度。合金、硬度、形状、附件——即使看似微不足道,工程师和技术人员都会致力找出每个细节的最佳方案。音簧下端以金刚石锉磨成三角状,使敲击时带来更佳震动。

修整音簧修整音簧

  组装齿条

  鸣响装置的三枚齿条是控制时钟、刻钟和分钟敲击的要素。每当踏入下一个小时,刻钟齿条会分别在15、30、45分钟发出一至三组双音。齿条由硬化精钢制成,上侧饰有直纹。

组装齿条组装齿条

  组装聚合叉

  齿口令聚合叉转向。聚合叉经心轴连接至音槌,继而敲响音簧,发出声音。聚合叉以硬化精钢制成,必须以手工精心调校,确保音响纯净清澈。

组装聚合叉组装聚合叉

  打磨鸣响装置杠杆

  鸣响装置由独立发条盒驱动,设有专属轮系与杠杆式擒纵系统,确保装置运作稳定一致。杠杆形状复杂,经机械生产后,需由手工以铜盘和研磨膏再作调整。

打磨鸣响装置杠杆打磨鸣响装置杠杆

  组装跳秒装置

  跳秒指针可显示准确至五分之一秒的分段时间。当计时开始后,在同一心轴上两枚叠置的五角星型零件,每秒会沿轴心转动一次。在过程中,位于镊子下方的30番齿铜轮,每秒会停止并松开零件5次。

组装跳秒装置组装跳秒装置

  校准追针心轴

  追针心轴约长17.4毫米;直径仅0.292毫米,从表盘一直延伸至机芯下方的追针轮。心轴转动时会对材质构成压力,因此在组装前必须校准特制黄铜嵌块。

校准追针心轴校准追针心轴

  打磨18K金杠杆

  “格拉苏蒂杠杆式擒纵系统”向朗格传统致意:杠杆和擒纵轮均采用硬化18K金制成。机器无法生产大部分零件,因此经常需要用上手工制作。镶嵌合成红宝石棘爪的18K金杠杆臂,围绕旋转铜管内侧。

打磨18K金杠杆打磨18K金杠杆

  设置轴承宝石

  轴承宝石通常压进钻孔内。GRAND COMPLICATION的所有轴承宝石于机芯一面均设有镶座,与传统优质怀表一脉相承。追针夹板的端石均在车床镶嵌。

设置轴承宝石设置轴承宝石

  嵌入摆轮边缘

  朗格运用这个工序的特制铣刀,把细小插槽切入钻孔旁边的摆轮边缘。之后插槽会围绕螺纹钻孔扩大,并确保平衡螺丝位置牢固。螺丝以不同深度嵌入边缘,藉此平衡摆轮。螺丝位置必须保持原状,不可松脱。为免过热,铣刀会以浸泡乙醇的刷子冷却表面。

嵌入摆轮边缘嵌入摆轮边缘

  七大功能:

  1。计时码表

  2。追针

  3。跳秒装置

  4。三问报时

  5。大自鸣

  6。小自鸣

  7。具月相显示的万年历

  十四项显示:

  1。时钟

  2。分钟

  3。日期

  4。星期

  5。月份

  6。闰年

  7。月相

  8。计时指针

  9。追针

  10。积分盘

  11。跳秒装置

  12。三问报时

  13。大自鸣

  14。小自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