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

  千 家 饭

  南北朝·契此和尚

  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

  青目睹人少,问路白云头。

  [作者]

  契此,明州奉化县人(今宁波奉化),生活在唐末五代。他是一个下层游方僧人,由于经常被着一个布袋,又被称为布袋和尚。

  契此一生逍遥自在,为人放诞不拘。平生惟愿持杖云游,浑身上下别无长物,止一钵一布袋而已。喜啖千家饭,淡看人间名利。尘劳行脚,化身千百亿,度脱了不少世人,人皆以为弥勒佛转世。

  [赏析]

  “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描述盛行于印度和南传佛教国家如泰国、缅甸、锡兰等地出家人的生活形态。每天早上在几条街或几个村落沿门托钵,但不至于托千家的饭,这是形容没有固定的寺院,经常在行脚之中。中国只有少数云游僧,布袋和尚是其中之一。他具有神异能力,被尊为圣僧,神出鬼没,居无定所。这种生活方式使人感觉自己只有一个身体。

  “青目睹人少”,这一句用了稽康用青白眼对待知己与俗人的典故,表明他不为人知的寂寞与孤独。同时也形容了布袋和尚逍遥放旷,无拘无束的一生。他用非常澄澈、明亮、无染的眼光,也就是智慧的眼光来看人,然而看到的人很少。这句话有双重意思。在山林野地要遇到人不容易。另一重意思是他用智慧冷静的眼光看人间,像人的人太少了,也就是说有智慧、有高洁品格的人太少了;而修行人之中,对佛法、禅法有实修实证、正知正见的明眼人也太少了。

  注:“青目”,“青白眼”名典,对人好就“青眼有加”,对人不好就“白眼相向”。阮籍是始作俑者,《晋书。阮籍传》载:籍又能为青白眼,见礼俗之士,以白眼对之。及稽喜来吊,籍作白眼,喜不怿而退;喜弟康闻之,乃买酒挟琴造焉,籍大悦,乃见青眼。”

  “问路白云头”,一路碰不到人,遇到的人又不知道路怎么走,只好向白云问路了。另一层意思是,像我这样的人要问道于何人?有智慧、开悟的人太少,在修行的路上找不到伴侣或可以指路的人,只好请大自然来告诉我了。

  这首诗很美,画意浓厚,从中可以体会他的心境,一方面觉得很凄凉,却又很自在。

  在禅宗的僧侣之间常提起此诗,是所谓闲云野鹤的生活。可是如果生活像闲云野鹤,心中对红尘物欲还是放不下;或者物欲放下了,知见障碍、观念执着却放不下,就都不能用这四句诗来形容了。(禅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