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肃宁9日发生特大枪击案,造成除肇事者外的4死5伤,两名干警牺牲。肇事者是一当地村民,据说患有精神疾病,他用双管猎枪袭击周边群众,后在围捕行动中被当场击毙。

  这起恶劣的枪击案再次震动了社会。它让人想到了庆安事件,一些人直到今天仍在指责警察“滥杀无辜”,宣称如果你不出来反对,下一个被警察击毙的“可能就是你”。然而肃宁枪击案让人看到更贴近现实真相的角度:在一些对峙中很难说更危险的是警察,还是犯罪嫌疑人。

  中国这些年不断治爆缉枪,取得重大进展,光去年就收缴各类枪支及仿真枪、猎枪15万支,实质性降低了民间涉枪犯罪的几率。中国现在每年只有约200起涉枪犯罪,这与涉枪犯罪大国美国相比算得上是“九牛一毛”。但非法持枪毕竟难以杜绝,不断有枪支从边境地区流入,自制土枪的窝点也有漏网的,缉枪总会有未被触及的死角。

  除了这起肃宁枪击案,近来还发生了其他致命的袭警事件,这些极端情况与庆安那样的情形构成了中国警察执法面对的超级复杂环境。警察除了制止犯罪,还担负着大量治安乃至社会工作,他们既要直面穷凶极恶之徒,也要面对一时难以判断该施以多高强度制服力的违法者。他们是“人民警察”,公众对他们道德及处置准确的要求极高。

  这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每年牺牲的中国警察里有一半是过劳死,这是一支并非体弱多病的队伍,但其成员过劳死的频率却是中国所有职业里最高的之一。这么大的国家,警察一共约200万人,中国每10万人口拥有的警察人数远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300名,但中国的杀人案比例是世界上最低的之一,社会治安水平大大好于许多普通发展中国家,我们要拍着良心说一句:这与警察的牺牲与奉献分不开。

  中国社会总体上不鼓励警察使用枪支,虽然一线执勤警察大多配了枪,但庆安事件显示了一旦警察开枪出现争议,舆论将会施加多么大的压力。由于大部分中国警察日常忙碌的程度难以思议,他们接受使用枪支的训练并不充分,这造成了一个局面:社会在拼命使用警察,同时舆论不仅以理想主义的标准要求他们,而且常常把社会从其他方向积累的怨气撒向他们,拿这个群体当“出气筒”。

  你遭到过抢劫吗?如果你是女生,晚上敢出门与朋友们聚会吗?你可能觉得这些问题很傻,但国际上的实际情况是,这些问题在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里都是极其现实的。中国人今天享有的社会治安层面的安全感是一种宝贵的资源,很多情况下,它只属于发达社会,和少数规模不大、社会治理取得卓越成绩的新兴社会。

  中国舆论需要对警察好一点。警察这支队伍并不存在于真空中,社会的大多数问题都会在这支队伍里有所反映,200万人的队伍,也难免有个别害群之马。但请相信,整个警察队伍不是为消费中国各种问题而生的,而是社会解决问题最可依靠的力量之一。无论出了什么涉警公共舆论事件,我们都不应堕入泛泛置疑警察队伍对人民忠诚,不荒唐地把警察置于依法治国的对立面,这是最起码的理性。

  两名肃宁干警牺牲,让人想到继续治爆缉枪的紧迫。然而真实的情形或许是,这样的治安行动永远都在路上,我们普通人能够做的就是多支持、信任警察,在少数人煽动舆论仇警时,坚决与他们划清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