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河北日报记者刘 冉 通讯员 郭宝强摄制

  近年来,唐山退出炼钢产能5689.8万吨、炼铁产能3280万吨,退出总量位居全国第一。目前,唐山市有冶炼能力的钢铁企业已从2011年的54家减少至30家,身处变革中心的“钢老板”们加快转型步伐,纷纷跨界投资战略性新兴产业

  太阳刚从大城山后露出小半个红脸,叶金保就启程前往北京。一路上,他一直在琢磨,等一会儿与技术团队见面该讲点什么。

  叶金保是河北唐山英诺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2月22日,在疫情形势最严峻的时候,英诺特自主研发生产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成为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应急审批的两种产品之一。2月23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唐山英诺特生产的试剂盒通过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应急审批,是目前比较合格的产品。

  此后几个月,英诺特生产线昼夜不停,将上千万人份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投放到国内疫情防控一线,并出口6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全球疫情防控作出了积极贡献。

  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叶金保曾是一位“钢老板”。十几年前,他决定转型发展,在北京建起了研发中心,开启了生物制药研发生产之旅。

  在河北唐山,越来越多的“钢老板”像叶金保一样,转型进军战略性新兴产业。他们有的成为芯片国产化的推动者,有的成为新能源、现代农业等行业的耕耘者。

  来自河北省唐山市工信局的数据证实了“钢老板”的新偏好:近年来,由唐山钢铁企业跨界投资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已有30多个,总投资逾260亿元。

  生物制药龙头企业、芯片国产化……“钢老板”大手笔布局新兴产业

图为英诺特公司的职工在生产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通讯员 陈儒摄图为英诺特公司的职工在生产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通讯员 陈儒摄

  6月2日9时许,叶金保来到了位于北京中关村高科技园的英诺特研发中心。研发会议一开始,总经理张秀杰就开门见山,对下一步的研发重点和创新方向提出了要求:境外疫情持续蔓延,我们要围绕呼吸道检测试剂,加快新产品研发和技术创新……

  叶金保给大家鼓劲:“新一轮的冲刺开始了,我们的目标是成为河北生物制药行业的龙头企业。”

  说这话,叶金保心里是有底气的。由高级专业技术人才组成的研发团队可谓猛将如云,研发中心还设有博士后工作站,拥有3个中关村共享实验室、多个功能技术平台,完全具备向目标冲刺的条件。

  面对着众多技术人员和一个个科研成果,叶金保不禁想起了十几年前,他一脚迈进生物制药行业时的情形。

  叶金保曾拥有一座年产100万吨的钢厂——金丰钢铁厂。当年正是市场红火的时候,一吨钢材轻轻松松就能赚上几百元。

  至今,叶金保的办公室里依然保留着一摞证书——迁安市纳税大户、唐山市优秀民营企业……烫金的大字,印证着叶金保作为“钢老板”的辉煌。

  尽管顺风顺水,但叶金保已经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新建钢铁项目一哄而上,产能过剩、恶性竞争已苗头初露,而一些小钢厂的污染更是让人揪心。

  有一次,钢厂附近一位种菜的农民找上门来,把一棵白菜放在了叶金保面前,菜叶上黑乎乎的全是钢厂排放落下的粉尘。把白菜一层层剥开,菜心上都有黑色的粉尘。

  “这样的白菜,你让我卖给谁?”那位农民一脸愁苦。叶金保的心被刺痛了,这种钱不赚也罢!

  2006年,叶金保毅然决定转行,杀入了从未接触过的生物制药行业。后来,他索性出售了钢厂。

  近年来,在全国钢铁去产能的大潮中,唐山退出炼钢产能5689.8万吨、炼铁产能3280万吨,总量位居全国第一。目前,唐山市有冶炼能力的钢铁企业已从2011年的54家减少至30家。面对严格的过剩产能退出态势,唐山的“钢老板”并没有沮丧,而是像叶金保一样,转身拥抱新的朝阳。

  进军战略性新兴产业,唐山“钢老板”毫不手软,投资动辄过亿元:凭借型钢产品在钢铁行业称雄的津西集团董事长韩敬远,在做优做精型钢产品的同时,决定与中科院微电子所合作,进军集成电路领域,为芯片国产化作贡献;燕山钢铁公司董事长王树立选择了新能源行业,投资20多亿元建设华北最大的锂电池项目;唐山德龙钢铁花了10多亿元,引进团队建起了现代物流园……

  目前,最受唐山“钢老板”青睐的是生物制药、电子信息、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他们希望在新的领域勇立潮头。

  一年“烧”掉几千万元的背后——“钢老板”在跨界发展中成长

图为英诺特公司的职工在包装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通讯员 陈儒摄图为英诺特公司的职工在包装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通讯员 陈儒摄

  5年,整整5年!每年都要花掉几千万元搞研发,却见不到什么回报。

  5年后,韩敬远终于等来了一个沉甸甸的收获:2019年9月27日,东方晶源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国产首台高速高精度电子芯片检测设备送上了生产线,进行应用验证。

  权威专家给予了高度评价:芯片检测技术是芯片国产化的“卡脖子”技术之一,东方晶源的检测设备将加速芯片国产化进程。

  2014年,韩敬远决定投资数亿元与中科院微电子所合作,成立东方晶源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研发团队有几位国内首屈一指的专家,有人甚至对韩敬远说:“你这是组建了一支国家队。”

  但让韩敬远没想到的是,这支“豪华”的队伍,每年都要“烧”掉几千万元研发资金,几年过去,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效益。很多朋友劝他:“这钱花得有点冤,还不如上点见效快的项目。”

  韩敬远遇到的难题,同样曾摆在叶金保的面前。

  2006年,英诺特成立的第一年,年底一算账,叶金保发现虽然研发支出花了不少钱,然而由于研发周期的关系,他并没有看到成果。

  为了英诺特,叶金保搭上了经营钢厂时积累下的财富,背负了沉重的压力。

  问题到底出在哪?经过反复比较,他们发现了一丝端倪:

  钢铁是资源型行业,而集成电路、生物制药等是技术密集型行业,隔行如隔山,他们并不能马上适应。在技术密集型行业,竞争更加激烈,几乎每天都会有专利诞生,而每一项专利的背后都是不菲的研发投入和漫长的研发周期。

  根源找到了,“钢老板”遭遇了“成长的烦恼”。他们认为,必须改变一投资就见效的惯性思维和短视行为,把目光放长远些。思维方式改变了,他们对研发更宽容、更有耐心了。技术创新竞争激烈,那就把合作的目光投向中科院等“国字头”的科研院所,组建一流技术团队……

  他们都坚持了下来。目前,东方晶源拥有70多项国家发明专利;英诺特手握10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并正在参与《新型冠状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质量评价要求》等3项国家标准的制定。

  摸爬滚打多年,“钢老板”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韩敬远聊起芯片来头头是道,朋友都说他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叶金保在生物制药领域的几次重大判断都被证明是正确的,同行都说他“有眼光”。

  “钢老板”跨界加入,加快了唐山市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

图为英诺特公司的职工在包装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通讯员 陈儒摄图为英诺特公司的职工在包装自主研发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通讯员 陈儒摄

  炉火熊熊燃烧,铁水肆意奔涌,一座座高炉曾是这里最鲜明的特征。海边的码头,船来船往,将一垛垛小山一样的钢材运往全国各地。在唐山,随处都能发现这座城市与钢铁千丝万缕的联系,无声诉说着钢城的付出与奉献。

  在20余万钢铁工人的手中,唐山成为全国第一钢铁大市,粗钢产量占全国的1/10。多少年来,唐山用钢材支援了全国的现代化建设。

  近年来,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钢铁去产能的进程中,唐山的一座座高炉轰然倒下。它们创造了辉煌,带来了财富,为了钢城的明天,只能走向历史的记忆深处。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变革,唐山“钢老板”走到了变革中心。

  吃了多少年“资源饭”的他们,如今更加相信创新的力量。有时候不惜巨资收购、控股别的企业,其实目光瞄准的是那家企业的实验室。至于引进技术团队、科研成果,对唐山“钢老板”来说,那已经是很平常的事了。

  来自唐山市科技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唐山市技术合同交易额达151亿元,总量位居全省首位;引进科技成果82项,总投资达151亿元。“钢老板”是这些数字背后的主角。

  对于“钢老板”的跨界项目,唐山在土地、资金等生产要素上优先给予保障,支持企业做大做强。同时鼓励更多的资源型企业发展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鼓励企业与各大高校、科研院所开展技术合作,引进科研成果,提升创新能力……

  “钢老板”的跨界加入,加快了唐山市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近年来,唐山市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速一直高于传统产业。今年4月份,面对疫情冲击和经济运行下行压力,唐山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速超过20%,在经济发展中一马当先。

  按照规划,唐山将以高端装备制造、生物制药、电子信息、装配式住宅等为重点,到年底实现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20%以上,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比重超过14%,成为钢城唐山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支柱。

  “钢老板”带来的新变化,跳广场舞的大妈也感受到了。在唐山凤凰山公园,一位大妈说:“前几年赶上雾霾严重的时候,出门就要戴口罩,现在出门改戴墨镜了。因为好天儿多了,阳光刺眼睛。”大妈爽朗的笑声,在广场上传出了老远。

  唐山市生态环境局大气处处长吴建军说,2013年唐山出现重污染天气81天,到了2019年,全年重污染天气只有11天。这其中的变化,钢铁去产能功不可没。

  叶金保偶尔还会把他当“钢老板”时获得的各种荣誉证书拿出来仔细端详。在叶金保看来,那上面记录着他辉煌的过去,更鼓励着他走向光明的未来。 (河北日报记者 王小勇 许卫兵 汤润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