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台高筑生邪念

  现年31岁的刘杰(化名)是唐山市古冶区某私营企业工人,近两年入股做煤场生意赔了钱,连父母的钱都让他花了,还欠有几十万元的债务,脑袋里整天装的想的都是一个钱字。 刘杰通过各种渠道找钱,还借了高利贷,一来二去他动了邪念:咋来钱快就干啥,绑个有钱人,让他家人掏几十万元赎人,自己不就渡过了眼前难关?思来想去,他决定铤而走险。于是,把目标选定为开好车看上去富有的单身女性,从2014年8月中旬开始,连续多日开车在古冶区林西到吕家坨一带公路上转悠,寻找作案目标。

  撞人没钱动杀机

  2014年8月24日17时许,刘杰开着一辆租来的凯美瑞车行至大庄坨境内的一钢厂北边公路时,因思想不集中,脑子里总在寻找下手目标,开车走了神,刮倒了一个骑电动车的中年妇女。此后,刘杰驾车将其送往医院。 去医院途中,伤者给儿子打电话,并让其儿子在医院等她。到了医院,刘杰的心理发生了变化,心想自己也没钱给她治,手里连押金都没有,顿时失去了理智,“干脆整死她算了,省得花钱。”他想着。 行凶后,刘杰将车开进一片玉米地,然后将死者手脚捆上塞进了后排坐。当天夜里又把尸体移进租来的一辆广本轿车的后备厢,第二天便若无其事的驾车寻机作案。 当晚母亲突然失踪,被害人儿子赶紧向警方报了案。

  事故之后绑了票

  2014年8月28日上午,刘杰开着车继续在林西南外环十字路口转悠,一眼发现一驾驶白色迈腾轿车的女子独自向南驶去,他立刻紧打方向,加大油门尾随过去。 驶过吕家坨,快到滦县茨榆坨时因前边有车,女司机踩了一下刹车,只听“砰”的一声,一直在后面跟踪的刘杰的车与她的迈腾车追尾相撞。女司机下车给丈夫打电话求助。在等待其丈夫到来之时,刘杰似早有准备地说:“不用着急,不就是撞坏了保险杠吗?我给你3000块钱,我在北边吕家坨煤场发煤,你上我的车跟我取钱去。”女司机没多想,就上了他的车。 可刘杰并没有朝北边煤场方向开,而是下了道往南拐,直奔一片玉米地。女司机喊叫让他停下,而车却越开越快。女司机感觉不对,连声说:“你停下,我什么都不要了。”“不行,非得给你取钱去。”刘杰阴沉着脸,驾车一直在田间土道上漫无边际的瞎绕着。 女司机丈夫接到妻子电话后,不一会儿就到了事故现场,可没看到妻子。正当他等得有点不耐烦时,手机响了,听到妻子的喊叫声:“快停车,我不要钱了,有事说事你绑我干啥?” 妻子被人绑架了!女司机丈夫急得不知所措。15时10分,一男子打来电话让他“准备50万元,不给就撕票杀人” 。女司机丈夫赶紧问:“钱送哪儿?”男子回答说:“你等电话吧。”说完就断了线。 随后,女司机丈夫向古冶警方报了警。 刘杰打完勒索电话,仍没有停车的意思。途中,女司机企图脱身,但未成功。

   疯狂过后是毁灭

  17时许,快到滦县新城时路过一条街,机智的女司机试探着说:“你给姐买瓶水洗洗脸,你看姐的脸让你喷得跟黑老包似的,手机也没电了,咱们买个充电器,你再把我两手给我绑上,你看行不?”刘杰没有反驳,停下车去买充电器。 而此时,古冶、滦县两路民警接到报警后,经过缜密侦查,很快锁定了嫌疑车辆,并一路追踪而来。刘杰刚从商店出来,就被民警当场擒获,女司机被顺利解救。随后,民警经搜查,在车的后备厢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经排查,此人正是8月24日发生交通事故后失踪的那名妇女,而警方正在侦查此案。 2014年12月30日,在看守所,当办案民警提审刘杰时,他对自己所犯的罪恶一再表示忏悔,但为时已晚。 2015年1月16日,唐山警方将该起恶性绑架杀人案起诉至检察机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