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日上午10时许,接到记者的电话,黄燕哈欠连声。稍后,她语带歉意地告诉记者:“诗诗后天就要高考了,学校放了两天假,我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没想到一放松就睡到上午10点多了。很多年没睡得这么死了。”

  应试教育催生千万“陪读”大军,黄燕就是典型。从小学到高中,为了女儿能上长沙四大名校之一,她放弃了自己开办的幼儿园,全身心陪女儿读书;为了女儿能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她不惜举家搬迁到雅礼中学附近,租房照顾女儿。

  陪读很辛苦,生活也很枯燥。诗诗想不起自己少年最快乐的事,她没出过远门,假期也没有玩伴;而作为母亲的黄燕,没了事业,从前的闺蜜好友也消失,最大的慰藉就是看到诗诗每学期优异的成绩单。

  高考了,黄燕对女儿充满着无限期待,女儿诗诗呢,则压力重重,万一考不上名校该怎么向父母交代?

  家为女儿陪读流动

  宏泽佳园小区在长沙市雅礼中学的正对面,沿着天桥穿过一条街就是彼此的距离,约50米。44岁的黄燕就住在小区某单元的二楼,房子是租的,每月1600元,她在这已经住了3年了。

  “最开始想租住在雅礼中学里面,但租金要5万元一年,为省钱才搬到宏泽佳园。”黄燕告诉记者,“为了给女儿陪读,我们搬过好几次家。”

  据了解,黄燕自己家在开福区烈士公园附近,是一套150平方米的宽敞居室。国庆小学幼儿园早先是黄燕创办的,每年有20多万不菲的收入,老公是某国企的副总,年薪40多万。因此,这是一个富裕之家。

  女儿诗诗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黄燕就作出了一个大胆决定:她把幼儿园转让了,全身心的为女儿陪读。她每天给女儿做早点,送女儿上学,放学后又去接她;周末就陪女儿学跳舞、弹钢琴……

  诗诗考上北雅中学后,黄燕就与丈夫租住在北雅中学对面,这是他们第一次搬家。3年后,诗诗考上雅礼中学读高中,黄燕一家就搬到了雅礼中学对面的宏泽佳园。屡次搬家就是为了给女儿陪读。“在外租房6年,租金就花了10多万,只要女儿能考上一所重点大学就值了。”黄燕说。

  苦多乐少的陪读母亲

  早上6点,黄燕准时起床,简单洗漱后就做早餐。7点半,她叫醒女儿吃早餐。女儿与丈夫走后,黄燕要收拾厨房、打扫卫生、洗全家的衣物。大约忙到10点,黄燕上街买菜,然后回家做饭。

  午饭后,黄燕守着女儿休息1个半小时后,叫醒她去上学。女儿走后,黄燕就抓紧时间休息1小时,然后上街买菜、做饭。女儿晚上不回家,要留在学校自习,但她吃不惯学校的大锅菜,黄燕就每天晚上6点给女儿送饭,然后守着女儿10:50下晚自习回家。

  这就是黄燕每天的陪读生活。她每天跟着学校的作息时间走,盘算着女儿什么时候上学、什么时候放学,好安排做饭;饭菜做早了怕凉,做晚了怕女儿上学迟到;每天的菜既要考虑女儿爱吃,又要注意营养,变着花样去做。

  陪读6年,黄燕都不知道外界有多大的变化。曾经的事业没了,昔日的闺蜜失联了,她不知道,女儿高考完后,自己该干什么?但一说起女儿的成绩,黄燕低落的情绪马上就高涨起来,诗诗舞跳得好,钢琴拿到了十级资格证,在雅礼中学每学期排名前十,考重点大学应该没问题……黄燕最骄傲的是,从小学到高中,女儿都按着妈妈的设计走,都上的是名校重点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