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发新华社发

  短短的三个月内,两起侵害乘客生命安全的恶性事件,把网约车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日前,交通运输部、公安部宣布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打击非法从事出租汽车经营的专项整治行动,行动将持续至12月31日。

  此次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网约车专项整治行动,能否杜绝网约车领域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如何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实现网约车的有序发展?围绕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调查。

  司机资质审核尚未完全到位

  “看到温州乐清女孩遇害的新闻,我非常震惊,滴滴出行不是进行整改了吗?为什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石家庄市民孙丰伟的话,道出了许多人共同的疑问。

  5月,郑州空姐遇害事件之后,作为涉事企业的滴滴出行推出“史上力度最大的整改”,顺风车业务中,司机在平台上接单或发布拼车线路,都需要人脸识别确认注册信息与实际司机的一致性。此外,滴滴平台对外宣称对平台注册司机的背景进行筛查。

  然而,看似大力度的整改,却没能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与网约车平台企业审查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等直接相关。记者浏览多个网约车平台后发现,对于网约车司机的审核大多数平台只要求司机有一定驾龄,能提供身份证、驾驶证、无酒后驾驶与吊销驾照记录等信息即可。

  “不是面对面审核,也不必提交纸质材料,很好通过。”采访中,多位网约车司机给出了相同的回答。

  事实上,早在2016年,公安部、商务部等部门就联合发布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随后全国200多个城市陆续出台了网约车管理实施细则。其中,多数城市要求运营车辆具备本地牌照,像北京、上海、天津还严格要求司机须是本地户籍,其余多数城市要求具备本市户籍,或取得本市居住证。

  但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我国共有78个网约车平台公司在全国不同城市获得经营许可证,且全国网约车司机超过3120万,但资质符合各地出台新规的总共只有34万,比例仅为1.1%。即使在当下“史上最严”的网约车专项整治行动期间,仍有许多不完全符合网约车资质的车辆在运营。

  “网约车司机、车辆准入门槛较低,缺乏实质审核,是网约车存在安全隐患的主要原因。”石家庄铁道大学文法学院副院长亐道远建议,为杜绝安全隐患,网约车平台首先应加强对于申请注册的司机及其车辆的审核和监管,提高对人、车、证三者合一的把关。

  “一键报警”功能被质疑名不副实

  温州乐清女孩打网约车遇害事件曝光后,多家网约车平台已作出相关业务调整:滴滴出行从8月27日起在全国范围内下线顺风车业务;9月4日起乘客端原“紧急救助”功能升级为“一键报警”;9月8日起试运行全程录音功能。

  然而,这些整改措施仍然被许多乘客质疑名不副实。经常通过滴滴叫车的石家庄市民王女士在试用“一键报警”功能后认为,这和她想象中的有些差距。

  “我理解中的‘一键报警’功能,应该是在我遇到危险情况时,通过手机点击一下就能够直接报警。但现在这种情形,只是把我的信息发送给了紧急联系人。要是联系警方,还是需要我或者紧急联系人拨打110。事实上,滴滴公司并没有直接和警方建立联系。”在王女士看来,真正遇到危险时,很多情况下根本来不及这样做,也不敢明目张胆地打电话报警。

  对此,滴滴出行给出的解释是,“因客观条件限制,暂时无法将信息自动同步给警方,正积极与各地公安部门探讨解决方案。”

  “目前一些网约车平台从可能发生意外事件的各个阶段作出了相应的整改,这些安全机制是有一定成效的,但这些机制也只能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要确保网约车用户的安全出行,还应进一步探索如何打造切实有效的网约车安全保障体系,使消费者遭遇危险时,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救助。”河北大学政法学院法律系主任陈佳表示。

  “网约车平台应不断加大技术投入,探索可以帮助乘客终止潜在的威胁,并且能够及时让遇到危险的乘客获得救助的方案。”陈佳还建议,有关部门也应创新安全监管手段,要尽早建立全国信息共享平台,省市监管平台应与网约车平台进行数据对接,实现数据共享与综合利用。

  对网约车不能“一棒子打死”

  9月20日,最高法院发布《网络约车与传统出租车服务过程中犯罪情况》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报告显示,网络约车司机每万人案发率为0.048;传统出租车司机每万人案发率为0.627。相比之下,传统出租车司机万人案发率要高于网约车司机万人案发率。

  “按照上述数据报告来看,事实可能跟公众认知有所偏差,网约车并非想象中的那样不安全。”相关专家表示,作为新经济、新业态的代表,公众对网约车期望较高,网约车一旦出现问题,其缺点容易被放大。因此,对网约车出现的安全问题,应该及时整改,但不应该“一棒子打死”。

  记者调查发现,在网约车整改期间,许多城市的百姓对网约车仍然存在很大的现实需求。“我家位置比较偏,早高峰时很难打到出租车,原来经常约顺风车,定好时间准时出发,方便也省心。现在顺风车下线了,早高峰打车成了难题。我还挺期待顺风车再次上线的,毕竟还是有很多人有现实需求。”家住石家庄市裕华区的安旭是网约车的老用户,谈到滴滴顺风车功能下线一事,他显得有些无奈。

  采访中,和安旭持有类似观点的人不在少数。因此,业内人士认为,应该探讨如何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实现网约车这一新业态的有序发展。

  “与传统出租车单一的车型和乘车方式相比,网约车能提供‘专车’‘快车’‘顺风车’等多类服务,有多种车型及乘车方式可供选择,能够满足当今用户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陈佳认为,此次整改,在保障网约车合法合规的前提下,也应注重网约车行业的有序发展。

  陈佳建议,各地政府、交通运输管理部门应当根据本地区运量需要,合理规划中长期运力配备方案。其中对网约车的发展,要依照法规和监管部门的最新要求,把好准入和执法关。

  “不能因噎废食,政府监管部门应秉持鼓励创新、审慎包容原则,按照分类监管的思路,在准确认识网约车新业态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制定符合新业态发展需要的监管政策。”亐道远建议,尝试建立多方治理的监管机制,成立由政府部门主导、平台企业、社会机构和公众共同参与,具有第三方监督性质的网约车多方治理委员会或相关职能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