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燕被称为石家庄的“活字典”。邢燕被称为石家庄的“活字典”。

  70年前,总攻石家庄的红色信号弹一飞冲天之时,谁敢奢望,70年后的今天,地铁一号线横贯东西,延展这片土地时空的胸怀;

  70年前,红旗插上大石桥那一刻,谁又能想象,70年后的今天,“创建全国文明城”活动如火如荼,擎举这座城市文明的高度。

  石家庄是“开国第一城”。她的解放,拉开了中国共产党指挥人民军队经略全国的大幕。

  石家庄是“新中国的试验田”。中央人民政府的前身——华北人民政府在这里成立;新中国的金融、新闻、水电等多项事业在这里起步……

  如此种种,成就了她的荣光,她的不凡。

  一路走来,石家庄始终栉风沐雨、昂扬向前;抚今追昔,当年战火硝烟中的壮怀激烈,如今和平年代里的砥砺奋进,无不融入这座城市的血脉。

  在石家庄解放70周年之际,寻找并记录散落于民间的历史细节、情感记忆,是我们所望,更是我们之责。本报今日推出大型专栏“口述石家庄”,请石家庄解放前后的亲历者、见证者讲述那段难忘的历史,以飨读者,以励后人。如果您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见证者及其后人,请拨打96399与我们联系。

  70年前作为向导,带着攻城部队来到外市沟外的阵地时,邢燕20岁。他背着部队发的小马枪,与战士们一起突破外市沟、内市沟,踏着敌人的尸体攻入城内。石家庄解放后,他在市政府秘书处工作,参与制作并亲手挂上了“石家庄市政府”的大牌子。而今已90岁高龄的邢燕,对70年前石家庄的地形、村名依然耳熟能详,被称为石家庄的“活字典”。这些特殊的经历,让他对这座城市有着一种融入血脉的深情。2017年7月13日,在邢燕位于槐岭路的家中,那段历史和岁月被他再次缓缓忆起。(1947年12月26日,经晋察冀边区中央局批准,将旧称“石门”改为石家庄。为了阅读方便,本专栏系列稿件统一使用“石家庄”这个名称——记者注)

  □文/图 本报记者 苗静 南开宇

  邢燕,1927年3月生,1945年6月入党,河北安平县人。1944年6月在石家庄参加党的地下工作,1945年10月担任八路军冀中第十一军分区城工部交通员。1947年11月随军参加解放石家庄战役。石家庄解放后被分配到石家庄市政府秘书处工作,跟随首任市长柯庆施第一批进驻石家庄。1952年7月调任市卫生局秘书干事,1957年任石家庄市人民医院行政科长,1958年任石家庄市长安区制药厂厂长,1962年任市郊区防疫站站长,1977年任石家庄市防疫站调研员。1988年10月离休。

  重返石家庄,为攻城部队做向导

  邢燕的老家在衡水安平县,父亲邢玉祥是原安平县第一任抗日县长。1942年6月,邢玉祥受冀中军区司令部司令员吕正操之命,举家搬迁到石家庄,建立了抗日地下联络站。邢燕也开始从事地下工作,18岁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军队抢夺抗战胜利果实,抢先进驻石家庄。邢燕依然从事地下工作,归冀中十一分区石门工委领导。不久,地下组织遭到破坏,邢燕全家被迫撤出。但他坚信,石家庄早晚会回到人民手中!

  1947年10月22日,清风店战役取得胜利,石家庄成了“陆上孤岛”。得知要攻打石家庄的消息,邢燕和身边所有人都激动不已,时刻准备奔赴战斗前线。为配合部队作战,上级领导决定挑选一批政治可靠、熟悉石家庄情况的同志充当向导,邢燕光荣入选,而且是30名向导中最年轻的,他既高兴又紧张。

  邢燕被分到一个营,任务是为进攻部队带路并参加战斗。当时他个子很小,营长发给他一支小马枪。他随先头部队走在前面,每到一个新地方,就向营长介绍地形与路过的村名,内外市沟的深度和宽度及电网情况等等,不能有半点差错。虽然邢燕对石家庄很熟悉,但他还是非常小心,生怕自己有什么情况介绍不准确,给部队带来不必要的伤亡。

  突破外市沟,踏着敌人尸体进城

  当时,国民党守军在石家庄设了两道防线,就是著名的外市沟、内市沟,还吹嘘这是根本不可能越过的防线。外市沟的大概位置,南在今天的振头、元村一线以南,北至北二环附近,东至体育大街附近,西至西二环附近。

  11月5日,邢燕带领着攻城部队,向石家庄进发。一路上,敌人的飞机反复盘旋俯冲,向部队扫射。战士们头上都戴着绿叶的伪装,一听到飞机的轰鸣声,就卧倒、隐蔽不动,敌机一过,马上跑步前进。这样的急行军是邢燕平生第一次经历。当天傍晚,他把部队带到了指定的进攻地点,也就是尖岭村以东、外市沟外侧的阵地。

  宽8米、深7米、周长30多公里的外市沟,外侧有鹿砦、铁丝网、地雷,内侧筑有几百处碉堡,是第一道防线。负责看守外市沟的是国民党搜罗的日寇侵略时期的伪军、汉奸和临时雇佣兵。他们战斗力不强,虽负隅顽抗却不堪一击。1947年11月8日黄昏,石家庄上空升腾起3发红色信号弹,这就是总攻信号。经过一夜激战,外市沟即被突破。邢燕引导部队通过外市沟时,基本上是踏着敌人的尸体走过来的。

  石家庄解放,红旗插上了大石桥

  内市沟沟长18公里,宽、深各5米,沟底铺设有尖木桩,沿沟拉着电网。内外沟的中间地带建有坚固的工事。

  11月9日晚,攻城部队再次展开了大规模的土工作业。夜深人静,稍微有点响声,就会引来敌人的一阵枪炮,敌人的照明弹也一直升腾不断。正是初冬,战士们身穿单衣,在寒风冷雨中露天作业。当时负责持枪打掩护的邢燕,冻得直打哆嗦。

  11月10日下午,攻城部队开始全线发动总攻,蜷缩在内市沟碉堡里的敌人无力还击,举出了白旗。邢燕记得,在距敌人碉堡100米左右的地方,营长喊着“缴枪不杀、优待俘虏”,碉堡里的敌人一个个乖乖地走了出来,枪放在左侧地上,人则向右侧集中排队,被我军战士押下战场。11月11日上午,攻城部队继续向市区街道纵深挺进,并活捉了敌军最高指挥官、第32师师长刘英。刘英写下了劝降书,敌军纷纷溃逃或投降。当时,邢燕已完成向导的任务,跟随机关队伍进入市区,来到南大街路西一个挂着“交通银行”牌子的大院,暂住在东楼上。在东楼上能清楚地看到解放军战士正从民房中挖墙洞过去,穿到敌人的房下,向国民饭店的院里扔手榴弹,将残敌全部消灭。

  11月12日,经过最后的激烈战斗,正太饭店的国民党守军举起白旗,大石桥、火车站纷纷插上晋察冀军区部队的红旗,石家庄解放了!

  亲手挂上“石家庄市政府”牌匾

  石家庄解放后,邢燕被分配到位于中山路的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秘书处报到,他得到的第一个任务是张贴公告。

  石家庄被日寇侵占8年,国民党统治两年,社会秩序混乱,民不聊生。为了稳定民心,当时的市长亲自下发公告,号召全市市民同胞建设人民的“新石家庄”。邢燕和同事黄克牵着一匹马,驮着一捆布告,提着一桶糨糊走街串巷张贴公告,随贴随填日期,同时还要躲避盘旋在城市上空的国民党飞机。他们把公告贴在了石家庄的大街小巷,大大稳定了民心,社会秩序很快恢复了。

  1947年12月26日,经晋察冀边区中央局批准,将旧称“石门”改为石家庄。领导将为石家庄市政府制作新牌子的任务交给了邢燕。

  邢燕当即去市场大院找到了全市著名的写牌匾大字的关永昌师傅,请他按牌子规格写了“石家庄市政府”仿宋体大字。之后,他将大字送到南大街刻字铺李文忠师傅那里进行木刻,3天就完成了任务。

  1948年1月1日,中山路的市政府大门口,邢燕亲手把原来“晋察冀边区石门市政府”的牌子摘下,换上崭新的“石家庄市政府”大牌子。为了纪念这个重要的历史时刻,他特意借来照相机,与几名同事一起,记录下了这珍贵的一幕。

  眼看着这座城市越建越好

  1948年,我把“石家庄市政府”的牌子挂上时,心里非常激动。抗日战争和国民党占领时期,我曾在石家庄从事地下工作,后来地下组织遭到破坏,我被迫撤出。石家庄解放战役中,我终于再次回来了!石家庄回到了人民手中,我要亲眼看着这座城市越建越好,人们的日子越过越好!

  如今70年过去了,石家庄的变化真的是翻天覆地。去年我的腿骨折了,出不了门。以前,我经常到居委会、学校、部队等地给大家讲课,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石家庄的历史,激发年轻一代为建设家乡、建设国家做出贡献。大家共同努力,中国梦一定会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