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知识|这9个城市不是省会,却是全省常住人口最多地方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张赛男 来源:澎湃新闻

  省会城市,通常是一个省的政治、经济、文化、交通和教育中心,各类优质资源在此集聚,也使得省会往往是该省人口最多的城市。但全国也有9个城市,它们不是省会城市,常住人口数量却居于该省首位。

  这些城市有什么共同之处吸引了人口的集聚?而人口集聚的规模效应是一个城市继续壮大发展的主要动力,在未来的城市竞争中,又能否转化为新的优势促进城市发展?澎湃新闻整理了全国各省2016年的人口分布情况,试图找出这些城市的特点。

  哪些城市的常住人口比省会多?都在胡焕庸线东南方

经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截止2016年底,全国共有9个省份的常住人口首位城市(首位城市,人口规模最大的城市)并非省会。经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截止2016年底,全国共有9个省份的常住人口首位城市(首位城市,人口规模最大的城市)并非省会。

  这些省份分别是:江苏、福建、山西、安徽、江西、山东、河南、贵州和内蒙古。

  具体而言,江苏苏州、徐州,福建泉州,山西运城、临汾,安徽阜阳,江西上饶、宜春,山东临汾、潍坊、青岛、菏泽、济宁,河南南阳,贵州毕节、遵义,内蒙古赤峰、通辽,以上共18个城市的常住人口数量超过了该省省会。其中,苏州、泉州、运城、阜阳、上饶、临沂、南阳、毕节和赤峰分别摘得该省常住人口总量桂冠,成为人口最集中的地方。

  此外,浙江温州、广东深圳、河北邯郸、湖南邵阳这4座城市的常住人口数量虽然不比省会多,但与之非常接近,同样也是省内人口集聚度较高的区域。

  从地图上可以发现,这些常住人口集聚的城市分布在胡焕庸线(“爱辉—腾冲一线”,我国人口密度的对比线)的东南方,与中国人口分布的整体特点一致,并多集中在东、中部地区。

  东部“双子星”城市闪耀

  作为生产要素之一,“人”的增长也是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这也是中国经济曾经持续高速增长的原因。反过来看,当城市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吸引了大量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的集聚,自然会吸引更多人口的流入。

  在以上常住人口超过或接近省会的城市中,深圳、苏州、青岛、泉州2016年的人均GDP(此处人均GDP计算方法为:GDP/常住人口数量)排在前4位。其中,苏州、青岛、深圳的人均GDP超过了省会城市。泉州人均GDP达到7.78 万元,与省会福州8.23 万元相差也不大。深圳2016年的人均GDP更是高达16.74万元,比省会广州高出2.78万元,这个差值几乎可以匹敌中部某些人口大市的人均GDP。

  徐州和通辽两个城市2016年的人均GDP超过6万元,分别达到6.68万元和6.24万元,经济发达程度和人口规模相对匹配。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自古都是交通要塞:徐州素有“五省通衢”之称,陇海、京沪两大铁路干线在徐州交汇。通辽则是内蒙古自治区东部和东北地区西部最大的交通枢纽城市,被自治区政府定位为省域副中心城市。交通的通达一方面带来了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带来大量人流,二者能够互为促进。

  济宁和温州2016年人均GDP也超过了5万元,尽管他们不是省内人口最多的城市,但相比于中部地区的人口大市,人口的规模效应也更加明显。其中,温州以917.5万的常住人口,创造了5045.4亿元的GDP,比山东人口第一大市临沂的人均GDP还高出1.64万元。

  由此可见,这些经济发展较好的人口首位城市多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说明省内要素流动较为自由,除了省会城市更多出于行政力量吸引人口要素外,也另有城市能够提供与省会城市相当的发展环境,吸引人口流入。二者在人口总量、经济体量相当,形成城市经济发展的“双子星”现象。

  中部省会城市“虹吸效应”明显

  上文提到,人口集聚的规模效应是一个城市继续壮大发展的主要动力,但人口的集聚是否意味着一定产生规模效应?结合各地2016年各地GDP来看,人口的规模效应在中部地区并不明显。

  除去上文提到的城市,运城、阜阳、上饶、南阳、毕节、赤峰,尽管作为省内人口第一大市,但是人均GDP却远远低于省会城市。其中,阜阳与省会的差距最大,该地2016年底常住人口为799.1万人,人均GDP为1.76万元,比省会合肥低了6.25万元。其他城市与省会人均GDP的差距也在4-6万元之间。

  而接近于省会城市人口的邯郸和邵阳,与省会城市人均GDP的差距也不小。邵阳比长沙低了10.28万元,邯郸比石家庄低了1.92元。

  综合以上来看,在中部地区,这些非省会城市尽管人口多,但并没有对经济起到较大的带动作用。反而是人口较少的省会城市,包括太原、合肥、南昌、郑州等,由于各种优势资源的集中,人均GDP产出高,与省内其他城市经济差距大,“虹吸效应”多于“溢出效应”。

  深圳人口结构均衡

  常住人口高于省会的18个城市中,苏州、青岛、深圳的人口的规模效应最为突出。这3个城市常住人口高于省会,产生的经济效益也较高。2016年,三地人均GDP分别为14.5万元、10.94万元、16.74万元,分别高出省会1.77万、1.84万元、2.78万元。

  尤其是深圳市,仅以1996.85平方公里的面积,吸引了1190.84万人,并且创造了接近了2万亿的GDP。而且从人口结构来看,深圳的活力还有待进一步释放。

  据深圳当地媒体报道,2016年底,深圳常住人口平均年龄为32.5岁,属于全国人口最年轻的城市。

  深圳市政协委员张庆昉曾公开表示,从1991年至2015年的深圳人口增长与经济增长轨迹也可以看出,两者高度重合,这说明深圳的发展说到底是人口现象。并表示“人口现象”不是指人口扎堆的现象,而是人口在一个城市生活、工作、贡献和共度辉煌的现象。

  按照深圳的“十三五”规划进行测算,到2020年,深圳将增加人口342万,这在一线城市中属于增加最多的。而这些增加的人口发展潜力巨大,未来将形成强大竞争力。

  山东老龄化现象突出

  全国来看,山东是当之无愧的人口大省。省内有5个城市常住人口超过省会,分别是潍坊、青岛、菏泽、济宁、临沂,均达到800万人以上,临沂更是突破千万,这在全国来看也是绝无仅有的。

  尽管人口数量高,但并未带来与之相匹配的经济发展。山东除了青岛和济南的经济发展程度较高外,其余4个人口大市相对欠发达。2016年,菏泽人均GDP为2.99万元,比青岛低7.95万元;临沂比青岛低7.06万元。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山东土地面积广阔。如临沂是山东面积最大城市,达到17191.2平方公里,也是山东常住人口数量最大的地方。另一方面,本地居民生育意愿高,尤其自从二胎政策全面放开之后,山东成为“最敢生”的省份,2016年山东出生率为17.89‰,位居全国各省份之首。

  由此可见,山东多地人口的集聚并非外来人口流入导致,而是本地人口自然增长导致。更值得注意的是,山东老龄化现象突出,导致人口红利进一步减弱。

  据山东当地媒体报道,山东是全国老年人口最多的省份,到2016年底,全省老年人口2057万人,占总人口的20.68%。而人口最多的临沂更是山东老年人口第一大市,截至2016年底,临沂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07.3万人,占总人口的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