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张晓迪

  近日,上海、北京先后爆出携程幼儿园、金色摇篮幼儿园虐童事件,引起了人们的高度关注。但相比于上海有关部门迅速介入并发布调查结果,保定的一起虐童事件已过近两月,尚无结果。目前,涉事幼儿园园长、三名老师已被辞退,当地警方对三名涉事老师除例行问询外,并未对其采取其他强制措施。

  《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该幼儿园所在地保定市莲池区韩庄派出所,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案子已经侦查结束,上交给莲池区公安分局和保定市公安局了,怎么处理要等上级通知”。侦查结果,该办案人员称不方便透露给家长和记者,但该民警告诉记者,三名老师均持有幼师证。

  记者随后分别联系保定市公安局和莲池区公安分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并不了解具体情况。莲池区公安分局办公室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基层派出所办理案件终结以后,应该告知相关人相应的结果,如果涉及刑事应提交检察机关,而不需要提交给上级单位,“这路子不对”。

  一个多月过去了,该幼儿园仍在正常营业。该幼儿园主管单位保定市竞秀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该幼儿园园长以及三位涉事老师均已被辞退,下一步要对该幼儿园做出什么样的处理,要以警方的调查结果为依据。

  家长们表示,园方多次致电给他们,表示要“谈一谈”,但家长们的诉求是,不能对这些涉事的园长和老师一退了之,而是要根据调查结果,让这些老师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希望长达将近两个月的调查早日公布结果。

  早在2017年9月份,河北保定市莲池区市。多名家长反映,他们的孩子在幼儿园上学期间身体多处出现了红色斑点,经法医鉴定,这些红斑系“肢体外伤”。

  9月19日,该幼儿园的一位家长给孩子洗手时,发现孩子手心里有血迹,还有红点,起初问孩子,孩子不敢说,再三追问下,孩子才告诉家长是老师扎的,该家长于是和其他家长联系,这才引起了家长们的一致注意,原来十多个孩子身上都有红斑点。

  随后,家长们向当地派出所报警,办案人员调取了园内监控录像,一位家长提供的一段视频显示,午休时间,老师将一名原本躺着的孩子拉起来,直接摁住孩子的头,给孩子调转睡觉方向,动作甚是粗鲁。家长提供的视频还显示,涉事孩子向办案警察反映,如果不听话、哭闹,老师就拉他们到厕所,用尖尖的东西扎他们的手,视频中,一老师提着一名孩子,走到了监控区域外。

  这家幼儿园名叫“耶鲁·福米立幼”,位于保定市莲池区丽景蓝湾小区C区,家长们告诉记者,该园区的一位离职保安曾告诉他们总是听到孩子们“撕心裂肺”地哭,记者联系该保安,该保安称,“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给警方了”。

  记者检索该幼儿园官网发现,该幼儿园属于保定惠嘉早教,工商注册信息显示,保定惠嘉早教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其法人为李艳辉,股东为刘滟琨、田志刚,目前显示已注销,而刘滟琨还是福米立教育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股东。在惠嘉早教的官网上,记者查到包括上述耶鲁·福米立幼在内的七所幼儿园。

  保定市民政局网站2015年10月~12月保定市全市性民办非企业单位公示显示,保定市福米立社区家庭服务中心,法人为刘滟琨,而该社区正好位于保定市阳光北大街华中国宅小区,也是上述七个幼儿园中,耶鲁·福米立实验园幼儿园的所在地。

  该幼儿园一老师告诉记者,该幼儿园分为托班、小班、中班和大班,其中托班主要针对3岁以下孩子,每月费用在1500元以上,每个班的人数上限为35人,配备3个老师。

  2017年10月19日~20日,与上述家长发现孩子被扎同时,石家庄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前往该幼儿园,与该幼儿园签订了“教育科研实习基地”的协议,该老师告诉记者,这些幼儿园的老师也主要来自石家庄幼师示范学校。

  记者查询发现,上述7所幼儿园均位于保定市中高档小区内,家长称,学校招生时曾称,其教育引进国际先进的教育方法。家长原本想,花更多的钱,让孩子得到更好的照顾,但令家长没想到的是孩子居然遭到身心的创伤。

  涉事的班级是该幼儿园的小六班,事发前总共有22个学生,3个老师。根据家长们的讲述,起初学校并不承认老师扎学生,而是称系蚊虫叮咬和湿疹。一位苏姓家长告诉记者,有段时间孩子总问“妈妈会死吗”,该家长以为学校是在给孩子进行生死教育,而直到家长们知道这件事后,才从孩子们那里得知,涉事老师告诉孩子,“爸爸妈妈是外人,不能跟外人说”,并威胁孩子,如果把扎手的事告诉父母,“妈妈就会死掉”,而且回到幼儿园还会被扎。

  多位家长称,孩子们在该幼儿园期间,对上幼儿园都很有抵触情绪,哭着不去上学,家长们却并不知道原因。一位张姓家长则告诉记者,孩子上幼儿园以后变得有些暴力倾向,经常会喊出一些“拧死人”“踢死他”“掐死他”这样的话。

  上述张女士则告诉记者,录完口供,孩子说,长大要当警察,要杀了那位扎他们的老师。这些话让张女士觉得毛骨悚然。

  本报将继续跟进该案件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