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载入中...

太行探路者——公路勘测队的故事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就有了路。有这样一群人,他们风餐露宿,三伏天,他们不惧烈日,在43度高温下直行;三九天,他们不畏严寒,在漫天飞雪中前进。他们不是信徒,更不是野人!他们只是河北交通规划设计院的普通公路勘测队员…

早上7点钟,此时的天还未全亮。借助手机闪光灯的光亮,勘测队员们在一起商量今天的路线。记得早饭时,他们还开玩笑的说,今天是场硬仗,多吃点,中午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吃上饭呢,说不定又要野餐了。

住的旅店距离今天的目的地约40公里,崎岖的小路上车速不能太快,这40公里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队员们在车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交流,上了车就先眯一觉,不说话,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天要走的路实在太难,仿佛说话也会消耗掉很多的体力似得。

抵达目的地,将车挺好,立上GPS定位器,勘探队员们就要开始真正的跋涉了。他们主要任务是勘测地形的变化,如深沟、山河等,还要进行GPS的定位,调查构造物、拆迁调查、路基路面调查等等一系列琐碎的事情。

张悦是这个小组的组长,目前在勘测队已经工作十多年了,算是一个老勘测队员。其实勘测队也算是一个高危工作,他的大腿内侧还有一处当年从山上跌落造成的伤疤,那是一根铁刺直接穿透造成的。

他们的队伍虽然是80后,但平均年龄都已三十多了,已经不比当年的体力和敏捷。但是丰富的经验让他们可以在深山里应付很多突发事件,而且知道怎样翻这种无人的深山,怎样下那种没路的幽谷……

要说太行山深处,很多地方都是山民走过的,因为山民们放羊时会往山里走。勘测队员们也是利用这一点,跟着“羊粪球”一般情况下都能到达目的地。当然也有例外,如果实在没路了就分析地图上的等高线,等高线稀疏的地方就是缓坡。同时还有另一个方法,沿着水流前行。

雪后的深山并不是那么好走,太阳出来以后山的阴阳两面温差很大,阳面的雪融化后变成水,流到阴面又结成冰,冰瀑这样的景观在这里很常见。沿着水流走到了尽头,一个十几米高的冰瀑呈现在眼前,翻上这个山头就到了目的坐标,队员们决定逆流而上,攀登一下冰瀑。

爬上山头,豁然开朗,下一个坐标在谷底,队员们必须再寻找一条深入谷底的路径。然而,这里似乎并没有人来过,满山的荒草,没有任何人为迹象,根据地图显示,距离谷底的垂直高度应该是90米,相当于30层楼左右,这个高度徒手下山有点难。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努力,终于下入谷底,这里的景象就连勘测队员们也惊呆了,满地的动物骸骨,可能是有动物不慎跌入谷中造成的,如果一个人来到这里还真有点瘆得慌,不过勘测队员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油条了,丰富的野外经验让他们心里有底。

跋山涉水,苦中作乐,遇到一条小河沟,张悦大吼一声:看我轻盈一跃!纵身跳过。后面的队员也模仿着“轻盈一跃”,从对岸蹦了过来。 张悦说,从他参加工作以来已经修建了十几条高速,当和亲友一起出行的时候,他会很自豪的向亲友们炫耀当年他也是为这条高速贡献过力量的。高速上穿过的每座山跨过的每条沟都有他流过的汗水和付出的劳动,这也是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荣耀。

太阳出来了,今天的勘测任务也算基本完成了,劳累了一天的勘测队员们掏出之前带的干粮席地而坐,并不是什么美食,但吃起来比任何美味都香。保温杯中的开水已经变成温水,简单的垫补两口干粮,他们又要接着出发,必须赶在天黑之前离开深山走到车上。

勘测队员们还在路上,因为是技术工种,他们都是高学历者;因为在深山里穿梭,他们都有强健的体魄。而他们的薪水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高,只是平均工资的水平,然而他们觉得这份工作得到的更多是成就感和使命感。太行山高速还未动工,勘测队就要先行,他们要打响太行山高速的第一枪!

 新浪河北新闻中心出品 图/文 张文硕

河北人讲述身边的故事,身边的人感受河北的温度,用镜头记录人间百态,用图片感动你我。如果你有好的故事,欢迎联系我们。
投稿邮箱:hexiaoyu@hebeimail.sina.com.cn
联系电话:0311-89929857

新浪河北 独家出品

本期策划:新浪河北新闻中心

本期编辑:和晓宇 张文硕

本期摄影:张文硕 @小灬硕

本期设计:赵真

发布时间:2015-12-11